书法创作灵感漫谈

灵感是诗人、画家的常见话题。书法家有没有灵感?回答是肯定的。因为书法也是一种艺术创作活动,也离不开形象思维。但是,多数书法理论著作除了技法、流派之外,则很少提出这个问题。这应该说是一个缺憾。

作为以线条变化为本质特点的书法艺术,具有既具体又抽象的两重性。所谓具体是指其点画形态、结构形式,所谓抽象是指汉字从图画分离出来之后,由于线条化、规范化,它已不再是自然物象与人本身行为的简单摹写,即多数汉字既似某物又不似某物。而由于书体的演变,行、草、隶、篆各种书体又具有其独特的点画形态,所以书法艺术成了具象与抽象之间的一种艺术类型。

书法艺术与诗、画等艺术不同的是,它不以社会生活作为创作源泉,而是以自然界(包括人本身)和古代名家的碑帖作为学习的范本与老师。所以一个成熟的书法家除了善学古人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之外,他还须要有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启示,从而产生丰富的联想与创作的激情。因而行云流水,草木树石、鸢飞兔落、虎跃熊蹲——无不可以给人以书法造型的启示,所以前人称赞著名书法家的作品常有“龙跳天门、虎卧凤阙”、“风樯阵马、沉著飞动”、“快马人阵”“惊蛇人草”等评语。

这些评语为后来追攀古代名家的书家树立了种种形象化即书法美的标准,同时也启示我们书法家要创造出优秀作品不能仅仅以从外表学像某一家的宇为满足。真正的优秀作品要有激情、有个性,引导人们产生联想,得到美的享受,因而没有灵感是不行的。传说唐代草书家怀素经常观察流云的变化,从中捕捉草书线条的形象,这是从云的变化中获得书法创作的灵感,唐代另一草书大家张旭曾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见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诗),这是从舞蹈的姿式及剑法中获得灵感。张怀瑾《书断》中也载了东汉著名书法家蔡邕见到工人以白土刷墙形成若断若续的线条而创“飞白”书体的故事,这是从日常生活中获得灵感的例证。又据传王栽之作《兰亭序》时与朋友饮酒,心旷神怡,“惠风和畅”,“及醒后,他日更书数百千本,终不及此。”(见赵构《翰墨志》)这是风景宜人酒后而产生灵感的例证。在中国书法史上,类似的故事还很多,这些事例都说明优秀的书法家决不能甘当二个写字匠,而应该有丰富的情感,有灵感,有书外功夫。

但是,灵感决不是神性的启示,它要以勤奋的探索,经验的积累作为产生的前提,灵感应是书法家高深的功力、技巧、创造性在一种兴奋精神状态中迸发的火花。因而,一些初学者常常濡墨挥毫,憋足气力,用尽膂力,以为在一挥之间就会产生灵感之作,他们常寄希望于“意外效果”,但结果常常是徒劳的。因为作为一件优秀的书法作品,只有在具有深厚功力与技巧,具有不倦的探索精神的基础上,在一种使你产生佳作的条件下(孙过庭《书谱》中所云“五合”),灵感才能成为成功的决定性因素。否则,气足而无神,力足而无韵,出现佳作的可能是极少的。

灵感能否培养?我以为应该说能够。这就需要书法家在充分汲取前人的经验的基础上,多借鉴一些今人的佳作,多观察碑贴以外更广阔丰富的自然界,培养自己的想象力,同时也要注意其他艺术种类:绘画、舞蹈、武术、音乐等等,其中的线条、韵律、节奏,无不可以有助于书法创作灵感的产生。《文心雕龙.神思篇》云:“夫神思方运,万涂竞萌,规矩虚位,刻镂无形,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我才之多少,将与风云而并驱 矣。”书法创作灵感产生之际,大概也与此种状态相近吧!
  • 书法创作灵感漫谈

  来源: 古今书法要论   标签: 怎样学书法 刘启林书法文献 古今书法要论
(书法作品欣赏网www.sfzpxs.cn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