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宝麟书法赏析

曹宝麟书法赏析

神采焕发,精气内敛,
曹宝麟书法赏析

因我酷爱米芾书法,所以不仅于米帖广为访求,简炼揣摩临池不辍,且于古今学米各家亦颇注目,唯学书不贵专精而尚博杂,故今日挥毫亦不过仅得其形耳。

米芾为“宋四家”中一大家,其书自称“集古字”,而其笔法波谲云诡,结体纵横捭_处实旷古未有,故或讥之为“剽狡”,余自不能改乎初衷。古之学米者,代有其人,如元之吴琚,明之董其昌,金之王庭筠、清之王铎,陈丰(兰浦)等,近现代书家出于米者亦历历可数,如:胡汉民、郭沫若、周慧琚等。(米芾之子米友仁、米友知皆袭父之衣钵,此属“米家店”内之事,姑不论。米友知少夭,见(《中国书法全集》卷37,米芾一、曹宝麟文《米友知小考》)古今学米而能冲破其樊笼自成家数者我以为只有王铎与郭沫若二人,而曹宝麟先生在学米诸家中是卓有成就,令世人瞩目。其主要成就在于去米书出牙布爪颇近乖张的剽狡之习,而学米的雅调逸韵,圆通秀朗,风格大类米书《方园庵记》(曹先生云此帖“已明显带有(圣教序》的雅调逸韵”是受了东坡点拨之后学了晋人才“得到了一次升华”(见《中国书法全集》米芾卷一曹宝麟文(米芾与苏黄蔡三家交游考略》)。曹先生学米的作品决无米芾的锋芒毕露,腾跃跳掷之风,而是寓放于收,变方为圆,不激不厉,即专学米的“晋人风度”,因而其书既神采焕发,又精气内敛,无狂野之态,有书卷之气,故格调隽永,酎人回味。

我最早注意到曹宝麟先生书法是在1986年出版的一册(黄山诗百家书法精萃》上,其所书横幅《音乐鸟》大可代表曹氏书风。嗣后又见1990年黄山书社出版的《楹联书法大观》先生所题15名已足具风流蕴藉之致,而得以识荆则是在1996年3月广东的“岭南书法篆刻研究会成立大会”上,当时曹先生已由安徽师大调入广州暨南大学艺术中心两三年之久。会后应求书者要求,曹先生即席挥毫速书八九幅之多,笔者亲见曹先生从容濡墨,运斤成风,读其书其文又识其人,今复论其书自谓庶可近之,此荀子所谓“学莫便乎近其人,学之经莫速乎好其人”(《劝学篇》)之意也。郭沫若在《鲁迅诗稿》序中称颂鲁迅书法曰:“鲁迅先生无心作书家”,其书法“朴质而不拘挛,洒脱而有法度,远逾宋唐,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这几句话移赠曹先生亦恐非过誉之辞。

曹宝麟先生为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高足,后从事书法研究,如非家学渊源,即是书画对其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力,使其潜心于书法学文献探赜索隐,论著迭出,成为国内具有较大影响的著名书法理论家,他的作家(书家)论,书史论及碑帖考证尤见功力。前不久由他发起的关于《平复帖》的真伪之争虽尚未成定论,但已可以看出他在学术方面的胆略与勇于开拓的精神。他固然是一位学者、理论家、鉴赏家,但他的书法与他的书学研究是二位一体,他研究米芾,成为研究米芾的专家,《中国书法史》米芾卷所附六七万字关于米芾研究,碑帖考证的论文几乎全出其一人之手,不论是钩沉索隐,或是考镜源流还是匡谬辨伪,他所做的是地地道道的史论家功夫,我拜读了几篇,深为叹服,但并不因为他的煌煌宏论而掩却了他的书名,因为他的学米,并非如某些学者的装点门面的学习,而是真正分析了米书的成败利弊,加上个人的学识修养,自然是遗貌取神,风规自.远。因此他的书法不是学者书,而是地地道道道的书家之书。

以我的拙见,学古人帖第一是辨真伪,第二是辨优劣。因为以伪为真等于上当,而在“真”之中无所选择,不辨品第优劣兼收并蓄是不知书。因为“名人之作并不等于名作”,对米芾这样—位大书家,我想这原则也不例外,.世传米芾之伪帖甚夥。(张氏法帖辨伪》中罗列讦名米芾的《天马賦》、《木兰诗》、《离骚陚》等为人所熟知的伪帖之外有四五十种,对于专门研究碑帖的曹宝麟先生自然不会去取法已有定论的伪帖。

目下定为米芾真迹者(已收人《中国书法全集》者亦有伪作杂入,如(离骚陚》,但这是作为研究参考资料之列的)亦有优劣之分。启功先生认为:“米书以中岁为最精,神彩丰腴,转动照人,如此帖(指临张旭‘‘秋深不审”帖》其最著者。他若蜀素帖,苕溪诗卷,亦皆米书之剧迹,天壤之瓌宝也。至其晚岁之笔,则枯干无韵,如虹县诗等,殆同朽骨,虽欲为贤者讳而有所不能也。”(《启功论书绝句》第六十八香港商务印书馆)。在我看来,《多景楼》及《虹县诗》乃米芾书之精华,启老却视其为“枯干无韵”,“殆同朽骨”,我想这大概是清代那种馆阁体“乌方光亮”的审美标准深人启老骨赖之故,否认书法之线条不必笔笔真实,自有“意断笔连”及“飞白”之说。况“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右军书法晚乃善”这与米芾晚年的书法意趣相同,何以目之为“殆同朽骨”呢?《多景楼》与《虹县诗》正所谓“老笔纷披”,健笔纵横,点画如万岁枯藤,是米芾书中最高的境界表现,岂可以骨肉论乎?

米芾书中自有粗陋不可取者,如《鹤林甘露帖》、《评纸帖》、《下净名、不集南山二诗帖》此皆任才使气,挥运无方,败笔迭出,诚不足法也。

曹先生精鉴赏,我是《多景》、《虹县》而名家非之,不知先生以为孰是孰非?

曹先生书法盖能取米芾帖中之上品,去其习气,所谓取精用宏,故能卓然成家,从《音乐鸟》横幅及《楹联书法大观》题名,我们不难看出曹先生书法多得益于《方园庵记》、《和魏泰诗》及《苕溪诗序》等帖。在笔法上多中锋少侧锋,以粗重与灵巧之线条相配合,字形不做强烈的欹侧,又时而用颜鲁公回抱之势写左旁长竖与右部半包围之形体,即注意锋芒不过分外露又不失笔势飞动之神采,因而能克服康有为所批评的“佻缥过甚”之病。(《广艺舟双楫》)

历代评米书赞辞满纸,然批评针砭之辞亦不少。钱咏《书学》论“宋四家”说得较客观:“米书不可学者过于纵,蔡书不可学者过于拘。米书笔笔飞舞,笔笔跳跃,秀骨天成,不善学者,不失之放,即失之俗。”曹宝麟先生学米的佳处在于对收展的控制适度,使其‘‘不失之放”加之学养即足,也可“不失之俗”,学米者一味放纵跳跃则失去含蓄之美,曹先生对放与收的辩证关系深有体悟,故书有中和之美。富书卷之气。十年前,罗老(继祖)见吾所书,赐函评曰:“足下学米百战功深,如稍敛火气,可人陈兰浦之室矣。”对我启发甚大,罗老所谓“敛火气”即克服学米之习气(必求笔笔锋芒外餺),他所说“陈兰浦”即陈丰,清代广东番禺人。学米与欧,唯视陈书感到笔力甚弱,有米之形而无雄强奄迈之气。其后,学郭(沫若)学王(铎)迄莫衷一是也。拜读曹先生书,又亲见其挥毫,从容运笔,自有成竹在胸,执管虽浅而力透纸背,字亦如其人,无乖张之势与狂浪之态,故知“书者、如也”,“书如其人”而已矣。

邵梅臣《画耕偶录》云:“昔人作书作画,以‘脱火气,为上乘,夫人处世,绚烂之极归于平谈,即所谓‘脱火气,,非学问不能。”老书法家吴玉如也说过:“今人作字,率剑拔弩张,功夫不到妄逞险怪,是诚书法之恶道……不多读书,书法亦不能佳。”我曾主张青年人学书先不必避这避那以达其性情为要,但观曹先生学米知戒“剑拔弩张”“妄逞险怪”是第一要诀。然学部修养不到,则难窥其善学古而出新之粤妙焉。
  • 曹宝麟书法赏析

  来源: 未知  admin 标签: 怎样学书法 刘启林书法文献 曹宝麟书法赏析 曹宝麟书法研究
(书法作品欣赏网www.sfzpxs.cn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