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良师益友沙孟海先生(郭仲选)

翰墨情深
-怀念良师益友沙孟海先生
郭仲选
(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长西泠印社常务副杜长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斗转星移,岁序更替。书法界泰斗沙孟海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二年多了。在此期间,对他的去世,有多少人感到哀伤和惋惜;有多少人钦佩他的人品和书品;有多少人忆念在他身边受到的旃示和教益;又有多少人乐道和他的友谊和感情……的确,这位既平凡而又伟大的人物,留给人的印象太深了。他虽然去世了,似他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却时时浮现在人们眼前,他没有死,他水远活在人们中间。

沙孟海先生是书法界的泰斗,其书法成就,是当代书法艺术的高峰。书法之所以为书法艺术,是由书法家特别是书法大家的辛勤创造而表现出来的。没有书法家特别是书法大家,就没有书法艺术。由于我对书法艺术的热爱,所以对沙老这样的大书法家,自然产生一种真挚的崇拜和敬爱。所以我与沙老是神交已久的。但是在很长时间里,由于复杂的社会环境和政治气候,对沙老我却是一种敬而远之的心态。现在深思之,真是悔之晚矣!

我和沙老是忘年交,他确是一位良师益友,我和他交往,也是以书法为引线的。在未识其人之前,先见到了他的作品。那是在湖滨路杭州市文联举办的诗画廊的橱窗中见到的。诗画廊本来是陈列一些诗画作品,供行人观瞻。一次居然陈列了书法作品,第一幅就是沙老的,另外还有张宗祥、邵裴子、潘天寿、吴莽之、诸乐三等一些书法家的作品。在书法艺术中断、沉寂了多年之后,居然能有二些书法作品在稠人广众之前展现出来,一花放向雪中出,这也是一次破天荒的壮举。虽然都是一些小幅的未经装裱过的作品,只是在玻璃橱窗中陈列,不能和现在的书法展览相比,但我认为那是杭州解放后的第一次书法展览。这些作品后来拿到工厂巡回展出,很受群众欢迎。尽管它的影响还不是很大。然而在书法艺术处于万籁俱寂的情况下,无异于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啊!

我见到沙老,是在上海的一次书法展览会上。那次展览规模很大,作品很多,沙老看得很认真、很仔细,不像我们走马看花一掠而过。我因为当时和沙老还不熟悉,未敢和他多所交谈与请教。

随着书法事业的发展,和书法活动的开展,同沙老的接触就多起来了。对沙老的了解也多了,在诸多的笔会和接待外宾的活动中,他是那么随和、那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书法大家的架子。年一同参加活动时,不仅可以感受到他人品的高尚,而且可以欣赏到他书艺的高超。看沙老写字给人的感染力,是非言语所能形容的。一次在西泠印社接待日本外宾,他们多是第一流的书法家,如青山杉雨,村上三岛,梅舒适等。沙老挥笔写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个大字。另一次也是接待日本朋友,他写下“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八个大字,每书都是笔走龙蛇迅速利落。真是下笔如有神。力度之大,真如高山坠石,力重千钧。日本朋友看到,也是啧啧赞叹。浙江电影制片厂为沙老拍片子时,我作为朋友应遨参加观看他写字。沙老的榜书是最有名的,但写这么大的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几张六尺纸连接起来的大纸铺在地上占了整整一个房间,用一支由邵芝岩笔庄特制的大笔,从面盆里蕕饱墨,沙老双手握笔,写下一个特大的龙字。我们围观的人,真的呆住了,大龙字显示出的力童,真龙也。

198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四十周年纪念,也是我伴西湖而居四十年。更是我个人七十周岁和加入中国共产党五十周年。我爱党、爱国、爱书法也爱西湖。为了宣传西糊,表达_对西湖的热爱,就选了历代诗人歌颂西湖的诗词,写成书法作^品,由省文史馆、省书协、西泠印社、西泠书画院和杭州电视台为我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杭州电视台为我拍了电视片。在展览和拍片过程中,得到沙老的热情鼓励和大力支持,他亲自参加展览的开幕并仔细观看每幅作品,连连点头说很好很好。在拍片过程中,他又亲自光临同我拍几个镜头9书画院同志去请他的时候,他说“郭老(他称我郭老,真是不敢当啊!)拍片,我一定要去的。”沙老这样热情的关怀使我终生难忘。遗憾的是,我没有请他对我的书法作品给予中肯的批评与指点,以作为我今后努力前进的依据。

在书法界较长时间里,我都是在沙老领导下工作的。西泠印社是以研究印学为主广及书画的学术团体。沙老是社长我是副社长,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第一届委员会,沙老是主席我是副李席,西泠书画院沙老是院长我是常务副院长,在学术上,都是根据沙老的指示工作的。因为西泠印社有光辉的历史,在国内外又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沙老对印社的工作特别关心。他经常强调要加强学术工作,没有学术,就没有凝聚力。许多重大问题,都是在沙老亲自关怀下实现的,例如出版工作的加强,印学年鉴的出版等。在工作中,沙老很尊重下面同志的意见,注意发挥干部的作用。西泠印社许多重大活动如理事会、五年一次的社员大会,以及对外的交流活动,他都非常尊重部门的意见,多数的会议,他都向到会人员讲淸楚,委托我来主持。总之,他对同志很尊重、很信任、很放.手,很注意发挥下面的积极性。

近年来,书法事业飞速发展,可以说是书法艺术的复兴时期,全国范围,普遍掀起书法热,流派纷呈,人才辈出。如何继承传统和如何创新的问题,成为书法家经常考虑和研究的问题。在此问题上,许多人是主张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但也有一些人是主张不要传统,只丨并创新的。我曾听沙老讲过,他从来不讲创新的。沙老是书法大家,他的话和一般人的话应该是不同的。我体会沙老的话是说“新”不是凭主观愿望硬创出来的,而是在长期实践中自然形成的,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有所前进,有所提高,最后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形成流派。沙老不讲创新,但沙老在长期实践中所形成的“沙体”字不是既有传统又有新意的吗?中国书法艺术延续千百年而不衰,不就是这样发展过来的吗?书法艺术之发展,除书法艺术家的创造之外,我以为它具有强烈的中国特色、深厚的民族擠神、广泛的群众基础以及具体的实用价值,这些因素也是不能排除的。

沙老已经离开我们而去了,但他的艺术成就,他的影响,将永远留在人们中间。“沙体”字将流芳百世,光照千秋。
  • 怀念良师益友沙孟海先生(郭仲选)

  来源: 沙孟海纪念文集  郭仲选 标签: 怎样学书法 沙孟海书法研究 郭仲选书法文献 郭仲选书法教程
(书法作品欣赏网www.sfzpxs.cn整理)